《轻舞飞扬》

发布时间:2013-10-15文章来源: 浏览次数:

那一年,我们一起看的五月天。

鲍勃.迪伦曾经说过,他不相信音乐可以改变世界。老实说我也不相信,如果真的可以改变,那要政治家经济学家干嘛,可是我却相信,音乐可以改变人心。

就好比我那么笃定:我们听着什么样的歌长大,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科技真的是个好东西,上youku就能反复地找到他们之前的演唱会来看,那五个疯子,那越来越胖的主场,那不变的蓝色海洋。我从来不是一个那么追星的人,却整整喜欢了五月天七年,七年过去了,自己早就不会在日记本里一遍遍写下倔强歌词,好像变了的很多,是这样吗?然而我却能清晰地听见自己说,不是的,不变的,更多。

还是会听温柔听到欲罢不能,如果让我选一首听了会很难过却始终舍不得按下停止键的歌,那温柔一定名列前茅。去听你们的演唱会,去看你们的电影,陈信宏说,打电话给你喜欢的那个人,然后开始唱温柔,我看到我身旁的女生已经泣不成声,我看了看即将没电的手机,直接按成了关机。

没有关系,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又或者是听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咸鱼和人生海海,在我最低落的时候,你唱:“就算是整个世界把我抛弃,而至少快乐伤心我自己决定。”“我没有任何天分,我却有梦的天真”。

如果有人恰好在你最难过最美好最容易被辜负的年华里陪你走了那么一段,那么无论将来他们去哪里,变成了什么样子,只要他们还在那里,还在唱,你就没有办法把他们割舍下,也许割舍不下的,更多的是,我们自己的青春。

那个时候我们都多傻呀,喜欢一个人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背地里却为了她要死要活。明明什么都不懂,却比什么时候都认真。陈信宏在而我知道的MV里,我一直以为我爱的是17岁的她,现在我才发现,我爱上的是17岁的,我自己。可是那个让你在夜里辗转反侧,在她面前很笨拙的人,又是谁呢?

可是你知道吗?那一天我又听起了你们的歌,那一天我们回到了以前的学校,我想起了跟她一起追你们的情形,我想起在日记本里写下倔强的我自己,我想到了你对我们说,潮落之后一定有抄起,然后你再生存以上,生活以下里面说,怕潮起潮落。我想起了那天黄昏,她和我说一定要看一次你们的演唱会。我想起你说我爱上的是17岁的自己,又想起你在如烟里唱:十七岁的那年,吻起她的脸,就以为和她能永远。

我想起演唱会上你说,打电话给那个你喜欢的人。又突然想到那个金黄色的走廊和耳机里的温柔。然后突然笑出声来,是啊,那个时候我们多傻啊,可是却又傻的很值得。那个时候的你在台上又重头开始唱第一首歌,疯狂世界。后来你在台上跟我们一起唱起了那首笑忘歌,你说,总有一天我们都老了,不会遗憾就ok了。

那么,接下来,该说什么呢?

你在青春的时候,抓住了你最想要的东西,一直坚持了下来,然后把更多的勇气带给了我们大家。现在的你36岁了,终究还是变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努力,低调,用力地歌唱,成熟而又坚定。从17岁的你到现在的你,你一定经历了我们无法想象的艰难,才一路走到了现在,变成这样的一个你。

那么我们呢?跟你们一起长大的我们呢?我呢?我想,听着你们的音乐长大,也该变成像你们描述的那种人吧。这样一想,真觉得幸运呢,能够在这样的年纪里听到你们的歌,享有着你们教给我们的一切。

那一年,我和我最爱的人一起看了五月天。那一天她离开我的时候,我还是听起了温柔。那一年我的死党一个人去日本追梦,那一年她突然联系我问我怎么样,而我听到了她那边放着的突然好想你。那一年,我开始写书,我开始把所有从你们身上学到的东西写下来,那一天,我终于在序言里写,谢谢你,陈信宏。

那一年,我们在上海,又看了一场五月天。那一天,听起憨人,还是有想哭的冲动。

如果有那么一天,你失去昨天的一切,变成一个平淡无奇的人。可是只要你一开口唱起温柔,唱起倔强,我还是会毫无例外的感动。谢谢你们,我已经可以更好的向前走了。

陈信宏,我是如此热爱你的年华,如此嫉妒你的成长。不管今天是三月四月还是六月七月,我的世界依旧五月天。

有人问我五月天对我来讲代表了什么,我会说:他们对于我来说,就像即便是最黑夜的夜,他也会让你觉得黎明马上要出现,用它特有的温柔唤醒你;即使最寒冷的夜,他也会让你觉得第二天阳光会出现,用它散发的光芒温暖你。就是这样。

如果可以,陈信宏,我一定会变成你那样的人,也许没你那样的才华,但是一定会有你那样的倔强。因为,我也是一个从来不会后退的人。

关闭 打印责任编辑: